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舆情网 > 绣美山川 > 正文

古道时光

http://www.eppow.org发布日期:2018-05-10环保舆情网

古道时光

盐马古道上的诺邓古村

这是我走过的最安静的路,古树,古茶,古庙,古道,沿途没有遇到一个人。安静是位于中国西南的盐马古道的另一种姿态。

山顶的树其实不高,山顶的草其实也不茂盛,就连盛开着杜鹃花的树也只是矮矮的。大块的岩石在山顶上耸立着,形态万千,又大气磅礴,任何生物在它面前都显得那样渺小。盐马古道,就绵延在这样的山间。阳光照在路上,全都是光阴;雨点落在路上,全都是故事。

早在1000多年前,这条路是热闹的。那时,总是出现在这条走夷方路上的是一个个马帮。马锅头带领着三五个赶马汉子,穿着布底鞋,头戴黑包头,身穿羊皮褂,每个人的身前是几匹马,马背上驮着盐,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换取物资。也许要十天半月才能回来,也许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折返。这些赶马汉子大多跟一个马帮很长时间了,跟这个马锅头也很长时间,彼此有了感情,也有了默契。

快到夏天,“漕涧梁子”山顶的风很大,呼啸地吹来,吹皱了这里的岩石,吹乱了额前的发丝。想着前人走过的路,向着远处的大山眺望,这便是云龙。它地处横断山南端澜沧江纵谷区,横断山两大山脉云岭、怒山和怒江、澜沧江由北向南穿过。横断山脉的险山恶水依然挡不住前人对外贸易、交流的步伐,延伸着一条逐渐被森林隐没、被柏油马路代替的千年古道——盐马古道,它无声地讲述了千百年来云龙与外地物资贸易往来的故事,讲述着先哲思想的萌发和传播,它就是云龙最长的物资贸易通道、文化传播要道。

这段从漕涧梁子的大雪坪到漕涧古镇的通道,是盐马古道西到腾冲、缅甸的一段。看得出来,平时很少有人走,两边的枯叶堆成小小的山坡。小小的马蹄,承载着南来北往的希望和重荷。无数匹马,无数次地走过那块坚硬无比的石头,渐渐形成了深深的痕迹。看着小小的蹄印,它渗透着马匹一生最好的时光,这个小小的蹄印,多么平凡而伟大,也渗透着赶马汉子多少的汗水和爱,对于这份爱没有人能比过赶马汉子,特别是那个被叫作马锅头的汉子,从一个帅气逼人、潇洒的青年,到两鬓斑白的老者,马锅头用他的智慧、勇敢带领马队,冲破黑暗的笼罩、阴雨的连绵,讨来一份生活,把这些马蹄印串联起来,就是马锅头的一生。

那时的赶马人顺着山的梁子行走,遇河搭桥,遇地势险峻垫石头,这是人类面对自然生存的本能。石头大多铺在地势险峻的路段,当时的赶马人想必是因为担心马上不了坡下不了坑,特意搬来石头垫路,只是谁都不曾想过,这些坚硬的石头一垫就垫了千年,在岁月的长河里看日月星辰,看悲欢离合。后来马帮走得多了,这些石头渐渐少了棱角,慢慢变得光滑、温暖。

在没有马帮往来以后,马蹄印和古树、杜鹃花、鸟儿、星星、月亮对话,和细雨、时令、露珠对话,偶尔有放牧的人,和牧人对话,那是多幸福的事。

在喧嚣的都市里,要想做一个安安静静的人多难啊,可坐在古道上的日子,做这样一个人一点儿也不难,真的一点儿不难。

    收藏此页】【打印】【关闭】【编辑:马璐璐】【来源:环保舆情网】
    版权所有@环保舆情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环保舆情网电话:010-51017257 24小时监督电话:13811483238 早安网
    Copyright@2014 eppow.org Email:webmaster@eppow.org 京ICP备130209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