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舆情网 > 一线观察 > 正文

河南小秦岭三年生态“保卫战”

http://www.eppow.org发布日期:2019-05-13环保舆情网

初夏时节,位于河南省灵宝市西部的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已是郁郁葱葱。漫步在空寂幽深的林间,偶闻几声鸟鸣。与早些年的喧嚣不同,小秦岭如今恢复了应有的安静。年近五旬的老护林员胡邦超记忆,上世纪90年代的小秦岭山间机器轰鸣,矿场扎堆。

(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护林员 胡邦超)当时90年代这个地方,这个沟里几万人,山上脏乱差,开矿的人来人往,山上商店、药店、代销点、录像厅啥都有,工人对保护林业意识比较淡薄。咱这块主要开矿就是金矿,上面人说叫小“香港”,很繁华。

小秦岭保护区此前为河西林场。上世纪60年代,河南地矿部门在小秦岭勘探发现蕴藏着一个规模较大的金矿田,探明储量数百吨。

此后,大大小小的金矿企业,在小秦岭如雨后春笋般“安营扎寨”。这里成了中国重要的黄金生产基地,所在地灵宝也因此成为了“黄金之城”,声名远扬。

半个世纪的粗犷开采、疯狂淘金,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但对小秦岭的自然生态也造成了严重破坏。2006年2月,经中国国务院批准,建立了“河南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护林员 胡邦超)2006年以后,保护区成立以后,全部让人员下山,我们做到4个到位,坑口封到位,人员全部撤位,防火设备全部到位,最后植被恢复。

当地官员表示,近30多年来,当地官方对小秦岭淘金乱象也在不停整顿治理。但收效甚微。

2016年初,中国环保部针对小秦岭保护区相关情况约谈了三门峡市政府及相关部门,并指出该区内存在主要问题。

这一约谈触痛了小秦岭的生态“伤疤”,也使当地官方“刮骨疗毒”。2016年8月,中共三门峡市委书记刘南昌指出:“不讲理由,不找借口,背水一战,坚决打赢小秦岭矿山环境整治攻坚战。”

【同期】(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 杨景坤)我们小秦岭保护区,被环保护部约谈以后,利用3年多的时间,我们小秦岭保护区在市委市政府正确领导下,基本完成了,环保部约谈时指出的三个问题 。现在保护区里的坑口已经全部封堵到位,过高过大无序堆放的矿渣,经过3年治理,总共清运矿渣2586吨,拉土上山覆土面积是130.2万平方米,栽树总共是72万株,基本上已经达到覆绿的效果。

2019年3月31日,科研团队的动态监测影像发现了大量珍稀野生动物在保护区内活动的踪迹。

(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护林员 胡邦超)以前山上连个野猪都不见,动物都不见,现在野猪都下来到家门口走,生态好了,林子里都是小鸟。

(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 杨景坤)河南农业大学3月多(份),人家通过红外数据检测以后,国家二级保护的豹猫,(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林麝,(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斑羚,野猪,好多动物非常多,明显比开放之前数量增加多。

五月的小秦岭,山间到处绿意盎然,生态治理修复区青草蔓延,野花绽放。在一处修复区的山溪边,杨景坤随机用水瓶灌了溪水,大饮三口。

(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 杨景坤)这个地方(以前)也有开矿的,我脚下就是过去的(矿)渣坡,现在经过治理以后,已经形成了梯田式治理的效果,并且现在里面水已经可以直接饮用。

谈及这场持续三年的生态“保卫战”时,小秦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官员与护林员仍感到任重道远。

收藏此页】【打印】【关闭】【编辑:崔晓冉】【来源:中新网】
版权所有@环保舆情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1017257 24小时监督电话:13811483238
Copyright@2019 eppow.org Email:webmaster@eppow.org 京ICP备130209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3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