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舆情网 > 民众舆评 > 正文

村民反映贵州一煤矿开采导致房屋受损

http://www.eppow.org发布日期:2020-07-10环保舆情网

        村民反映贵州一煤矿开采导致房屋受损
村子部分山地下沉、塌陷。
村民反映贵州一煤矿开采导致房屋受损
村内酿酒作坊的外墙开裂。
村民反映贵州一煤矿开采导致房屋受损
村子山地的林木成片枯死。  

        我们村是一个煤矿资源丰富的小山村,本世纪初,一家民营企业进村开发煤矿。经过10多年的开采,煤矿的产能越来越大,开采区域也在持续扩大。最近几年,我们组的一些房屋出现了下沉和倾斜迹象,墙壁也有不同程度的裂缝,特别是部分山体开裂,导致水源断流和树木枯死,水稻田也退化为旱地。后来,蔡官镇政府、发砟村村两委组织我们改种核桃,但至今核桃都没有挂果,土地已经8年没产生收益。

  村民们认为这些变化是煤矿开采引发的,曾多次向当地政府和矿上进行反映,但问题迟迟得不到妥善解决。我们的生产生活已经受到了严重影响,希望问题能够引起重视并早日得以解决。

        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蔡官镇发砟村胡家寨组村民 胡振宇

        读者反映的煤矿开采导致房屋受损、水源和山林遭破坏、农作物无收等情况是否属实?当地政府和煤矿有没有采取过补救措施?近日,记者赴贵州安顺进行调查采访。

        村民反映:采煤引起房屋受损,受损补偿迟迟没有着落

        “原来是前低后高,方便水往外流。现在地基下沉以后,变成了前高后低,下雨天水就往门口灌。” 6月26日,记者来到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蔡官镇发砟村胡家寨组,与村民胡振宇一见面,就听到他不停地介绍。踏入胡振宇家的前坪,记者看到水泥地上露出纵横交错的细长裂痕,靠墙区域离墙面瓷砖最底部有两厘米左右的间距。

        走进房间,地面上、桌子上摆放着多个装满了水的塑料盆,不时还有水珠从房顶滴落下来。记者注意到,墙面和天花板均有明显裂痕,最长处达到3米以上,白色墙面还有被水侵蚀过的痕迹,大部分区域已经发黄发黑。

        “我的房子是2007年盖的,如今5间房中有3间不敢住人。”胡振宇告诉记者,自家房子是在6年前开始出现裂痕和下沉的。根据他的统计,全组98户村民中,目前有40户左右出现了类似情况,其中15户问题相对明显。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村民的房子出问题?“都是煤矿开采造成的,地底下都被挖空了,引起地表下沉和房屋开裂。”胡振宇说。当地多位村民反映,胡家寨组已被鉴定为采空区域多年,而直到今年6月,大家才从自然资源部门提供的煤矿采掘工程平面图上获悉这一情况。

        对此,西秀区委副书记、区长陈天一回应称,煤矿自2004年投产以来,经兼并重组,设计生产能力从每年9万吨提升至45万吨。从2012年起,区自然资源局聘请第三方专业机构对煤矿井上下对照图及采掘工程平面图进行监测,确定胡家寨组主寨不在采矿区范围内,因此并不存在向村民刻意隐瞒采空区的情形。但由于部分房屋处于采空区边沿,煤矿开采的确会造成一定损坏。

        记者来到山腰上的另一座房屋,只见墙体开裂更为严重,最宽处超过3厘米,从屋内可以透过裂缝看到屋外场景。“矿上开出的补偿条件太低,无法重新盖房,只好先搬到镇上租房住。”屋主胡文平告诉记者,自己的房子修建于2006年,在2012年前后就开始出现裂缝。随着裂缝日益严重,全家人在2016年就搬离了村子,此后多次请政府协调处理补偿事宜,但迟迟没得到满意答复。

        既然村民房屋受损严重,当地政府和煤矿为什么不积极进行搬迁安置?“政府根据相关机构的鉴定结果进行受损补偿协调,补偿金一般都高于评估价,到镇上买套房子不成问题,但一些村民期望值太高谈不拢。”蔡官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接到胡家寨组群众反映房屋开裂情况后,镇里委托第三方机构对房屋受损进行鉴定,2017年至2018年,煤矿已对鉴定为危房的四户村民完成赔付补偿款,剩下一户因双方补偿金额分歧过大而未能达成一致,但已安排其到镇上租房居住,租房期间费用一直由煤矿承担。

        据村民反映,今年6月3日,胡家寨组派代表向蔡官镇政府反映房屋受损扩大化问题,要求整组搬迁,但未收到答复。对此,蔡官镇政府表示已于6月15日聘请资质单位进行实地调查,房屋受损原因和受损程度的分析论证需要过程,待第三方鉴定结果出具后,蔡官镇及煤矿将按受损等级进行加固、补偿或搬迁。

        村民反映:水田变旱地,核桃不挂果,补贴拖延发

        眼下已到核桃开花结果的季节,令人奇怪的是,在胡家寨组,只见绿油油的叶子,唯独不见核桃果。不少村民反映,路旁的这些土地,之前都是水田,主要种植水稻。

  “整个寨子共有700亩水田,主要靠附近的泉眼灌溉,大约从2010年开始,泉眼的水量开始变小,2012年直接干了。”村民王志权家有10多亩水田,没了灌溉水源,只好改为旱地,“煤矿出钱购买核桃种苗,政府组织村民种,全寨前后种了1200多亩。”

        采访中,蔡官镇政府回应,煤矿开采确实影响了地下水,导致农田无法耕种。2012年,镇政府和有关部门协调,决定对受影响的土地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种植核桃。

        村民们未曾料到,一晃近8年,核桃迟迟不挂果。“之前村里没少种李子、桃树,果子照样挂,为啥核桃就不成?”胡振宇推测,村头煤矿产生的粉尘污染,可能影响核桃授粉,不然就是品种的问题,“后来听说,村里打算重新嫁接,但一棵要花30元,要村民自己出。”

        记者了解到,2017年至今,区里和镇里两次联系核桃专家,到胡家寨查看情况。专家认为,该品种不适应当地的海拔、土壤、气候等因素,才一直未能挂果。

        至于嫁接改良,镇政府回应,他们确实打算用这种方式进行调整,保证两年后挂果。关于30元一棵的嫁接费用,镇政府表示,由他们统筹资金解决,村民无需承担。

        据村民反映,种核桃的前5年,村里按照每亩251元的标准发放补贴。后来因为未能挂果,他们又要求村里继续补发两年。“最后这一年的补贴,早到村里的账上,但大家迟迟拿不到钱。”村民王卫栋说。         蔡官镇党委书记伍永鸿表示,补贴并不是拖着不发,因为核桃不挂果,一些村民砍了树,肯定没有补贴。类似的情况,要花时间核实,同时受疫情影响,才导致目前这个局面,但承诺将尽快兑现。

        因房屋开裂、地下水下沉,部分村民的产业也受到波及。

        走进村民张宏亮的酿酒作坊,一股霉味袭来,只见十几只空酒坛堆在地上,坛口布满斑斑点点的霉菌,有的还挂着蜘蛛网。“因为房屋开裂,整个作坊没法生产,停产有些日子了。”在他家的厅堂里,放着十几袋糯米,眼瞅着快要变质,“前后损失有几十万元,不知道该咋办。”

        据当地有关部门调查,因煤矿开采导致地下水下沉的情况确实存在。为解决村民生活用水,2016年,煤矿出资18万元,修建胡家寨组人畜饮水工程,供村民免费使用。但也有村民对水质提出质疑。

        今年6月15日,由煤矿出资,委托贵州城市供水水质监测网安顺监测站,对胡家寨饮用水进行检验。结果显示,各项指标符合Ⅱ类水体的限值要求,属于安全生活用水。

        村民反映:山体开裂下沉,道路经常损坏,林木成片枯死

        胡家寨的通组公路依山而建,蜿蜒其中。记者发现,村寨边上有一段路,隔段距离就有重新修补的痕迹。

        “差不多1.5公里长的范围,经常下沉、塌陷。记得3年前,还出了一个3米深的大坑,来了几个煤矿上的工人,填了2天,后来又拉了一车水泥才修好。”胡振宇回忆。沿着公路往上走,不一会儿,路边山间的一个裂缝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胡振宇介绍,他们曾实地调查过,这个裂缝应该是在2012年之后才出现,有100多米长,最宽的地方超过3米,而且深不见底,“我曾趴在边上往里扔石块,根本听不见响。”

        在附近不远处,记者陆续发现了几处山体下沉垮塌的痕迹。据村民们估算,面积最大的一处,约40米长,13米宽,整体下沉至少1米,分层清晰。其中有些已经回填,但看上去仍然很明显。

        陈天一介绍,今年6月9日,西秀区自然资源局、蔡官镇政府等一起进行实地核查,最后认定,煤矿在其采矿区开采时,确实造成胡家寨部分山体开裂。2018年,煤矿已经采取回填措施。但因涉及山体较多、面积较大,开裂情况未能全部掌握。

        眼下正是树木生长旺盛的季节,但进入林地记者发现,枯枝残叶积了厚厚一地,走在上面很松软,而成片的杉木变成深褐色,随手扯下一根枝干,稍一发力便能折断,断面几乎是干的,林地周围只剩零星的竹子在那儿挺着。

        据村民反映,整片林地大约有2000亩,主要以杉木和楠竹为主,已经承包给村民个人,其中一小部分还属于退耕还林项目。

         “从2012年开始,村寨后面的山体接连开裂、下沉,无法涵养水源。”胡振宇介绍,“因为缺少地下水,杉木大面积枯死,具体数目有多少,暂时没法统计,因为实在太多了。”

        针对这一情况,陈天一表示,因山体开裂确实造成地下水下沉,林木枯死。西秀区自然资源局副局长陈涛表示,目前已完成现场勘查,正在进行评估,待结果出来后,将照价赔偿,保障群众利益。同时,要求煤矿对开裂山体进行回填,对损坏林木的地方进行补植。   

 

 


    收藏此页】【打印】【关闭】【编辑:admin】【来源:环保舆情网】
    版权所有@环保舆情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1017257 24小时监督电话:13811483238
    Copyright@2019 eppow.org Email:webmaster@eppow.org 京ICP备130209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3687